2019-05-27 12:57:28新京報 記者:黃鑫宇 編輯:王宇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惡意逃廢債有組織有預謀?北互金打擊“老賴”有望升級

2019-05-27 12:57:28新京報 記者:黃鑫宇

在調查中協會發現,當前有“惡意逃廢債”借款人以“反催收”之名義行著有組織、有預謀的“老賴”之實。他們等待借款平臺被查處或失去正常運營能力,并視征信為兒戲。


5月27日,新京報記者從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下稱“協會”)相關人士處獲悉,繼4月18日協會公布了超12萬名“老賴”名單后,為切實保護出借人利益、防范化解P2P網貸風險,協會打擊“惡意逃廢債”行動有望再次“升級”。據了解,協會正在聯絡各省(市)互金行業協會,在全國范圍內向P2P網貸從業機構征集借款主體“惡意逃廢債”名單。


目前,北京地區正在進行P2P網貸備案的行政核查,全國范圍的P2P網貸備案試點工作也在推進之中,“惡意逃廢債”行為對出借人與平臺都危害巨大。協會方面近期了解到,一些P2P網貸機構的借款人存在故意逾期不還款、傳播平臺負面消息、有組織地對抗催收、等待P2P平臺資金鏈斷裂倒閉,從而逃脫還款義務等“惡意逃廢債”行為。該種行為不但影響了網貸平臺的正常經營,加劇了行業風險爆發,而且對廣大出借人造成了巨額經濟損失。


協會相關人士告訴記者,為了推動P2P網貸備案工作的有序進行、促進行業長遠健康的發展,打擊“惡意逃廢債”勢在必行。


以“反催收”之名行 “老賴”之實

老賴的心理:視征信為兒戲


根據協會的持續跟蹤發現,一些“惡意逃廢債”人群目前以“反催收”名義行著有組織、有預謀的“老賴”之實。這些“惡意逃廢債”人群中的很多人,發起、成立了各種形式的反催收公共聊天群,大多集中于QQ平臺(如圖1、2、3所示)。


圖1

圖2

圖3


通過對此類“反催收”群成員的交流內容進行長期監測,協會發現很多“惡意逃廢債”借款人長期以“擼口子”為生(如圖4、圖5所示)。


圖4

圖5


某行業人士告訴記者,“擼口子”現在已成為一些借款人逃廢債的重要方式。所謂“口子”,一般是“惡意逃廢債”借款人對貸款平臺的俗稱,新“口子”往往門檻較低且容易借款。因此,有些“惡意逃廢債”借款人在借款之初就未想過要還錢,這就是所謂的“擼口子”。


在取證調查過程中,協會發現在“惡意逃廢債”借款人中,有一部分人抱有僥幸心理,在3?15晚會曝光“714高炮”非法放貸后,他們就在等待正常借款網貸平臺也被查處、關閉,從而實現不還款的“老賴”計劃(如圖6所示)。還有一部分人在聊天中表示“只愿還一部分本金,不同意就一分錢也不還。”


圖6


事實上,最高法在2015年9月1日起實施的新司法解釋中,對民間借貸利率的規范劃分為三個階段:約定不超過每年24%的法院予以支持;約定高于24%不超過36%的部分,法院不予支持,但債務人已經支付了要求返還的,法院不與支持;超過36%的,借款人已經支付的可以要求出借人返還。即,歸還借款本金及24%以內的利息,是借款人必須要履行的法律義務。


協會相關人士告訴記者,“借款人如出現還款問題,可以與平臺方協商還款,協商不成可以走司法程序,而不是直接不還款。”


此外,協會在跟蹤中發現,有“逃廢債”的借款人對失信的危害認識不足。在他們的聊天中,“征信是啥,能吃飽嗎”“沒錢是顧不上征信的”“人家欠信用卡七八萬都能坐飛機、欠了五六年都沒事的,我這不算什么”等視征信為兒戲的言論層出不窮(如圖7、8所示)。


圖7

圖8


“老賴”拒不還款,正常催收難以開展

全國范圍的“惡意逃廢債”名單有望出爐


“惡意逃廢債”人群的猖獗,最直接的體現就是出借人資金的正常催收工作難以開展。


協會收集整理了北京地區某規模較大的網貸機構的催收錄音,有的“惡意逃廢債”借款人會跟催收人員打太極,稱“沒錢”并明確表示不還款,當催收人員請其報身份證號碼等進行登記確認時,借款人掛掉電話,不再接聽(如視頻所示)。


“惡意逃廢債”借款人的行為已經影響正常經營之中的網貸平臺。協會該位相關人士向記者透露,今年春節后,北京地區某網貸機構向協會投訴,稱其遭受到“惡意逃廢債”人群的威脅,影響到其正常經營。其公司進行正常的法人變更,卻被惡意逃廢債人員傳言,實際控制人已經跑路。過去的一個月里,該平臺持續陷入“逾期、無法提現、停止發標、不回款”等負面輿論包圍中。


“惡意逃廢債”的存在,對于誠信立本的社會環境,都是致命傷害。因此,監管方也對“惡意逃廢債”問題越來越重視。


2018年8月8日,全國互金整治辦向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下發了《關于報送P2P平臺借款人逃廢債信息的通知》,要求各地根據前期掌握的信息上報“惡意逃廢債”借款人名單。隨后,即去年10月18日,據新華社報道,為防范化解P2P網貸平臺風險、建立和完善互聯網信用體系,首批網絡借貸平臺借款人惡意逃廢債信息已納入央行征信系統,共涉及逾期金額近2億元。


根據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要求,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也于去年11月1日官方發布公告,宣布對“惡意逃廢債”的P2P網貸平臺失信借款人信息,納入征信系統,并通過網站予以公示。


當前,P2P網貸行業正處在備案試點大幕即將拉開的非常時期,協會相關人士向記者坦言,“很多平臺的綜合抗風險能力有限,大面積的逾期不還款,對出借人切身利益與平臺方都是致命的,協會方因此做了一些相關的工作”。


事實上,今年2月以來,協會方開始重拳打擊“惡意逃廢債”。協會已聯合北京市網貸從業機構陸續在官網公示三批次網貸機構借款主體逃廢債名單,共計31家機構提交數據,涉及12萬名以上“惡意逃廢債”行為人。


除了公示“惡意逃廢債”名單,協會還分別于1月9日和1月23日發起成立互聯網金融資產管理聯盟和互聯網金融消費者保護中心,一方面為機構提供資產處置及債務追償等方案,另方面推動“惡意逃廢債”行為公開化。


目前,協會正在聯絡各省(市)互金行業協會,全國范圍內向P2P網貸從業機構征集借款主體“惡意逃廢債”名單。


協會相關人士呼吁各網貸機構應積極配合協會的工作、上報“惡意逃廢債”行為人名單,“大家一起努力,全力打擊‘老賴’,只有這樣才能維護出借人合法權益,推進平臺的穩定運營、行業的健康發展”。


新京報記者 黃鑫宇 編輯 王宇 校對 柳寶慶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