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7 02:30:11新京報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最便宜A股 卻非投資者福音

2019-06-17 02:30:11新京報

  一家之言

  

  上市公司巨虧后推出高轉增,最終大股東跑了,只留下中小投資者為“史上最便宜A股”買單,這樣的結果不正常。

  6月14日,處于退市整理期的退市海潤(600401)股價延續“一”字跌停,成交價報收0.20元/股。這一價格,不僅平了A股最低的盤中交易價格,同時也打破了中弘退(000979)創下的0.22元/股的最低收盤價紀錄。因此,退市海潤已成為A股史上最便宜的股票。

  退市海潤在連續18個跌停之后,淪為“史上最便宜A股”,其實并不令人意外。一方面,A股市場不斷加大退市力度,退市海潤的退市大局已定。另一方面,隨著近年來價值投資理念的興起,以及管理層對題材股炒作監管的加強,對垃圾股的炒作基本已失去市場。此外,退市股在退市后,要想重新上市很難,可能會遙遙無期,導致退市整理期交易的股票成為拋售的對象。退市海潤的股價在進入退市整理期之前,就已跌破1元面值;進入退市整理期后,股價更是連續跌停,創出A股新低也就并不意外了。

  可悲的是,史上最便宜A股出現了,卻并不是投資者的福音。對于退市海潤的持有者來說,股價跌得越低,持股投資者的損失越大,就連擅長押注退市股的“ST大王”陳慶桃也無法改變這個結果;對沒有持股的投資者來說,就算股價再便宜,又有誰愿意為一只退市股賭上自己的身家呢?因此,史上最便宜的A股,也是對投資者傷害最深的那一個。

  本來,對垃圾公司和問題公司實施“退市”,凈化A股市場投資環境,是很有必要的。但關鍵是,退市是否有必要搞成一個“比慘”比賽:中弘退的股價跌到0.22元/股,退市海潤的股價跌到0.20元/股,周一開盤后可能還會更低。

  退市“比慘”比賽的出現,源于退市整理期的設置。設置退市整理期的初衷,是基于保護投資者的需要,在股票退市之前,讓持有退市公司股票的投資者有退出的機會。但從實際效果來看,退市整理期的設置對保護投資者的意義非常有限。一方面,在退市整理期期間,交易的股票只是在投資者之間轉移,一部分投資者的退出意味著另一部分投資者的進入,退市整理期并不能讓投資者徹底從退市企業中退出來。另一方面,個體投資者要想從退市公司中退出,就必須承擔股價的大幅縮水,比如,退市海潤的股價現在已跌得只剩下0.20元了。“比慘”比賽,起不到保護投資者利益的效果,只是在投資者的虧損傷口上又撒了一把鹽而已。

  退市環節的根本問題,不在于有沒有退市整理期,而在于有沒有解決投資者賠償問題。加大退市力度是有必要的,但在加大退市力度的同時,也應該解決投資者的賠償問題。但從目前現實情況來看,退市環節的投資者賠償基本是一片空白。并不是每家上市公司退市,都要賠償投資者。但如果退市是上市公司違法違規行為所造成,或是因大股東及高管違法違規所造成,并對投資者造成損失的,那就應該向這些投資者賠償。

  退市海潤成為史上最便宜A股,不僅不能成為投資者的福音,甚至是投資者的災難,因為該公司的大股東已經成功“脫逃”了。2014年,海潤光伏雖然凈利潤巨虧近10億元,但卻莫名其妙地推出“每10股轉增20股”的高轉增方案。上市公司于2015年1月12日發布的公告稱,信息披露義務人及其一致行動人包括江蘇紫金電子集團有限公司、楊懷進、吳艇艇在6個月內累計減持股份占海潤光伏總股本的5%。一邊是上市公司巨虧后推出高轉增,另一邊卻是大股東減持套現。最終,大股東跑了,只留下中小投資者來為“史上最便宜A股”買單,這樣的結果不正常。

  □皮海洲(財經評論人)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