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4 08:40:33新京報 記者:肖瑋 李云琦 編輯:王宇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獐子島市值5年蒸發百億 董事長曾稱“賠錢對不起股民”

2019-11-14 08:40:33新京報 記者:肖瑋 李云琦


獐子島扇貝的生死再次牽動著投資者的心。


11月13日,上市公司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獐子島 002069)回復深交所關注函表示,尚未獲知本次扇貝大規模死亡原因,相關分析工作正加緊進行,部分海域蝦夷扇貝死亡情況可能將持續。獐子島進一步表示,扇貝是近期出現大比例死亡的,死亡時間距抽測采捕時間較近,此前信息披露真實、準確、完整,不存在隱瞞減值跡象的情況。


2天前的11月11日,獐子島披露風險提示公告稱,根據公司2019年11月8日-9日已抽測點位的情況來看,底播扇貝近期出現了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貝殼比例約占80%以上,公司初步判斷已構成重大底播蝦夷扇貝存貨減值風險,而深交所也隨即就此下發了關注函。


近5年,獐子島扇貝存貨大規模異常事件頻發,同類事件曾分別于2014年和2017年發生,獐子島的市值也隨之蒸發近百億,近200名員工參與的持股計劃虧損嚴重,而政府補助則一直沒有停,在2014年- 2019年9月間,獐子島累計獲得政府補助約1.8億元。


今年7月1日,獐子島董事長吳厚剛曾在2019年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表示:“賠錢對不起股民,我今天在這里要向廣大股民檢討,說聲對不起。”資料顯示,其曾于2001年2月至2002年6月擔任遼寧省大連市獐子島鎮黨委書記。


扇貝亡:公司市值蒸發近百億


回顧獐子島扇貝的“事故”記錄,其在2014年首度出現“黑天鵝”。2014年10月,獐子島披露一系列公告表示,公司在進行秋季底播蝦夷扇貝存量抽測時發現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后綜合判定公司海洋牧場發生了自然災害,主要原因為北黃海冷水團低溫及變溫、北黃海冷水團和遼南沿岸流鋒面影響、營養鹽變化等綜合因素。


為此,獐子島將2014年1-9月的業績預告由盈利4413萬元至7565萬元,大幅下調為虧損8.12億元。最終,獐子島2014年全年虧損近12億元,而這次事件也被市場戲稱為“扇貝跑了”。


該次事件發生后的次年,獐子島投資者人數從2014年末的75179戶大幅下降至2015年末的50446戶,隨后進一步跌破5萬戶。截至今年三季報末,獐子島擁有投資者43934戶,大股東長海縣獐子島投資發展中心持股30.76%,其由長海縣獐子島鎮人民政府100%控股。


獐子島第二次扇貝大型存貨異常事件發生在2017年。去年1月,獐子島披露2017年業績預告修正公告稱,發現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可能對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計提跌價準備或核銷處理,預計可能導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虧損。同時,2017年四季度,底播蝦夷扇貝肥滿度下降,境外扇貝產品沖擊國內市場,對公司扇貝類產品的收入、毛利影響較大。為此,獐子島將原來的業績預告由2017年盈利9000萬至11000萬元,大幅下調為虧損5.3億元至7.2億元。


第三次便是獐子島于今年11月11日所披露的“扇貝近期出現大比例死亡”事件。


2006年9月,獐子島正式登陸中小板上市交易,同花順行情顯示,其曾于2010年11月10日創下上市以來最高價34.59元/股(前復權),彼時總市值達246億元。在扇貝首次出現大規模異常前,獐子島總市值仍在百億以上,其股價在2014年10月第一個交易日10月8日報收16.35元/股,總市值約為116億元。


然而,截至今年11月13日收盤,獐子島股價下跌5.93%,報2.54元/股,總市值僅18.06億元,從首次扇貝事件至今,蒸發近100億元。


注:截圖自同花順行情——獐子島上市以來股價走勢


今年7月1日,獐子島董事長吳厚剛曾在2019年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表示:“賠錢對不起股民,我今天在這里要向廣大股民檢討,說聲對不起。”吳厚剛表示,“我們用代價換來了兩點:一點就是對風險的認知和敬畏;第二點,就是識別了我們這片海。”吳厚剛表示,“只要能挺住,這個代價可以通過未來的努力換回來”。


員工虧:持股計劃平均每人虧損35萬


2014年12月,在獐子島首次出現“黑天鵝”事件后,公司不超過195名員工參與了員工持股計劃。該計劃隨后于2015年4月30日前,以均價12.58元/股買入了獐子島股份約676.6萬股,買入金額合計約8512萬元。


三年后的2017年12月,在上述員工持股計劃即將滿3年到期之際,員工持股計劃持有人會議通過將該計劃存續期由36個月延長至72個月。公司公告顯示,延期的主要原因是“基于對公司發展前景的信心和對公司價值的認可,讓員工享受到公司發展的收益”,而當時第二次扇貝事件尚未爆發。


按照獐子島11月13日收盤價2.54元/股計算,員工持股計劃已浮虧近80%,浮虧金額達6793萬元。如果按195名員工計算,參與員工持股計劃的員工平均每人虧損約35萬元。


除員工持股計劃外,獐子島于2016年籌劃了“和島一號證券投資基金”,該基金由公司高管和員工合計出資6780萬元,投資標的主要為獐子島股票。


補助進:扇貝“跑”后,政府累計補助約1.8億


受前兩次扇貝存貨異常事件影響,獐子島業績虧損嚴重。資料顯示,2014年-2017年,獐子島分別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11.89億元、-2.43億元、7959萬元和-7.23億元。


2018年,獐子島實現扭虧為盈,其當年實現營收27.98億元,同比下降12.72%;凈利潤3210.92萬元,同比增長104.44%。不過,年報顯示,2018年獐子島計入當期非經常性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3043.82萬元,同比增長319.13%,占凈利潤的94.80%,而公司扣非后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僅為576萬元。


數據顯示,2014年-2018年及2019年1-9月,獐子島分別獲政府補助4107萬元、6543萬元、3020萬元、726萬元、3044萬元和773萬元,合計約1.8億元。


2018年扭虧后,獐子島又于2019年一季度重新錄得虧損。今年10月23日,獐子島披露2019年第三季度報告顯示,今年1-9月,獐子島實現營業收入20.11億元,同比下降4.44%;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3403萬元,去年同期盈利2338萬元,同比下降245.53%,而第三季度單季,獐子島實現營業收入和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分別為7.22億元和-1044萬元,分別同比變化3.84%和-219.50%。


為改善公司財務狀況,獐子島曾于今年7月計劃以總額2.345億元出售其直接或間接持有的大連新中海產食品有限公司100%股權和新中日本株式會社90%股權,但隨后受到證監會下發的《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影響,該交易于今年9月27日宣布終止。


高管年初漲薪曾被問詢


在第三次扇貝“黑天鵝”出現前,作為歷經前兩次“扇貝事件”的董秘孫福君已經辭職。11月1日,獐子島披露公告稱,公司于近日收到董秘孫福君的書面辭職報告,其因個人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等事項對其高管任職資格影響等原因,申請辭去公司第七屆董事會秘書及副總裁職務,其辭任后將不在公司繼續任職。


今年45歲的孫福君自2012年1月起任獐子島董秘,至今已有7年多。《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顯示,其擬被證監會采取5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而擬被證監會采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的董事長吳厚剛,則暫未向公司提出辭職。


今年7月10日,在調查逾500天后,證監會給出了對獐子島立案調查的結果,其下發的《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顯示,獐子島及相關人員涉嫌財務造假、涉嫌虛假記載、涉嫌未及時披露信息等,證監會依法擬作出行政處罰及采取市場禁入措施。


在扇貝“黑天鵝”首度出現后,獐子島董事會曾于2014年12月通過《公司總裁辦公會成員自愿降薪與公司共渡難關的議案》,董事長兼總裁吳厚剛自2014年12月起月薪降為1元、孫穎士等10人薪酬降低50%,直至公司凈利潤恢復至不低于2.66億元為止。


然而,在利潤尚未恢復至當初承諾水平時,獐子島在2018年年報中披露稱,2014年薪酬方案將終止,計劃自2019年1月1日起實施新的薪酬激勵方案。對此,深交所于今年5月下發年報問詢函,要求公司說明薪酬激勵方案的具體內容、是否存在損害中小股東利益的情形等。


隨后,獐子島回函表示,這樣做實質為保障公司實現更高業績目標、保障股東權益的有力舉措,而且先有公司利益的增長,然后才可能有高管的激勵,而沒有通過業績考核的高管將面臨降職、降薪,所以不存在損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東利益的情形。


新京報記者 肖瑋 李云琦 編輯 王宇 校對 盧茜

記者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 体力劳动最赚钱的城市 努力赚钱的就是为了 江西适合种什么赚钱 财神彩票网址 俄罗斯代购 赚钱吗 2019app邀请好友赚钱 华为彩票首页 百度街景拍照怎么赚钱 卖小吃很辛苦不赚钱 江西特大网络麻将 抽纸加工能赚钱 梦幻运镖赚钱吗 国外赚钱平台 雷锋彩票首页 手机下载赚钱app软件是真的吗 抖音在吗赚钱